中国煤矿人才网

婚嫁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婚嫁 > 广府裙褂 绣出绝美嫁衣

广府裙褂 绣出绝美嫁衣

  据广州日报报道,一针一线,穿过岁月年华,金银线绣的龙凤在老师傅手下越发生动。出嫁那日,精细的刺绣在姑娘的裙褂上熠熠生辉,展现着吉祥如意。

  龙凤裙褂是广府地区的传统嫁衣,采用金银线绣的技法,金银线绣属于广绣一个支系,其衣裙针法以广州最丰富。晚清时期,广州十三行是这种金银线绣裙褂的生产中心,许多款式、图案都出自这里的老师傅们之手,并辐射至周边。

  从出纸样、画图、点版、上绷架,到后来的剪裁、车缝、钉珠角…全手工的钉金绣裙褂一共有十六道工序,年轻一代的传承者仍在坚持着精工细作,他们从孩童时代开始学习穿针引线的技艺,如今接过老一辈的浪漫事业,为新婚的姑娘绣出绝美嫁衣。

广府裙褂 绣出绝美嫁衣

  钉金绣特点:针脚细密,图案立体

  金银线绣俗称“钉金”,广州金银线绣以金、银线为主,制作时用金线或银线,并用色泽不同的绣线表现物像颜色、明暗等特点,金银线绣的针法,全国以广州最为丰富,常用的针法有平绣、织棉、编绣、绕绣、凸绣和贴花绣等十多种。金银线绣龙凤裙褂则是广府地区最传统的嫁衣。

  与杭绣、潮绣比,广州裙褂从绣法、版型、色彩上皆有不同,它以金线、银线为主,辅以绒线,用色以红色、金色、银色为主,辅以大红色、枚红色、绿色、白色、黄色,刺绣面积大且密。“苏绣会把五颜六色都加入,潮绣的针脚比广绣的疏一点,绣出来的花会带彩。”钉金绣裙褂制作者邓启荣解释,广绣通过捆扎金银线的过程来表现颜色,呈现更为含蓄,也更注重表现龙凤的立体。

广府裙褂 绣出绝美嫁衣

  店主展示刺绣手艺。

  目前,市面上除了钉金绣技艺制作的裙褂外,还有珠绣褂、机绣褂这两种刺绣工艺。珠绣褂以玻璃珠和胶闪片等砌成图案,其优点是价格较低,制作时间也只需要数天。机绣褂则是平心绣法,上面的龙凤没有立体感,较为平实。相比之下,价格比钉金绣也要低廉许多。

  “钉金绣技法在前,裙褂制作在后。”据邓启荣介绍,钉金绣起源于唐朝,钉金绣裙褂起源于清朝。据了解,清朝最早出现的嫁衣是八团裙褂,由八个团花组成,从前黑色是尊贵的颜色。因此裙褂也是制成全黑。后来八团裙褂演变成花褂,全黑的花褂又渐渐演变成黑衣红裙,直到上世纪3、40年代开始出现全红裙褂。2015年,钉金绣裙褂制作技艺被列入第五批广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解放后裙褂上才有龙凤

  “清朝之前只是裙褂,衣服上没有龙凤,只有牡丹、蝙蝠、蝴蝶等象征吉祥的花鸟虫鱼,不同身份的人裙褂上能绣的内容有限制,例如宝相花只有官家能绣。”钉金绣裙褂制作者唐志茹介绍,解放后钉金绣裙褂才真正地实现了“百花齐放”,近10年才开始在全国流行。

  如今,龙凤裙褂上的图案花纹自然是以龙凤为主,还有一些常见图案用来表现如意吉祥的好意头,图案以蝙蝠、石榴花、百合花、莲花、同心结、牡丹、鲤鱼、祥云、仙鹤为主,寓意成双成对,龙凤呈祥、花开富贵、百子千孙、五福临门等。

  唐志茹向记者展示出一件“褂皇”,光彩仿佛从衣服的内里散发出来,“近2、30年裙褂才开始有了密度区分,从疏到密红色部分最多的叫小五福,刺绣稍多一点为中五福,再是大五福,刺绣密度达到95%以上就是褂皇和褂后。”

广府裙褂 绣出绝美嫁衣

  店主邓启荣展示裙褂上面所绣的花纹。

  现在市面上的手工金银线龙凤褂细分为小五福、中五福、大五福、褂后、褂皇这5种,按照金银线密度区分,小五福的金银线布满整套裙褂50%~55%,密度可达50%;中五福的金银线布满整套裙褂55%~70%,密度可达60%;大五福:金银线布满整套裙褂60%~75%,密度可达75%;褂后的金银线布满整套裙褂80%~95%,密度可达90%;褂皇的金银线布满整套裙褂80%~100%,密度可达99%。

  据了解,今年小五福的价位在9000多元,褂皇的价格已高达6、7万,而且价格仍在上涨。“从前出嫁的姑娘,穿一套裙褂进门,婆家人的脸上都会喜上眉梢。”唐志茹告诉记者,裙褂在以前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是大户千金的嫁妆。据了解,当时一套裙褂都是金丝、银丝缝制,以现在的价格呈现,一件小五福也要100万以上,上世纪90年代唐家曾接过一单,定制下来耗资50多万元,客户是一名收藏家。“现在也有客户想这样订,一报价就被吓到了。”

  两个家族的不同绣法

  从出纸样、画图、点版、上绷架,到刷图后定绣纹、刺绣,还有剪裁、车缝、钉珠角…全手工的钉金绣裙褂一共有十六道工序,而广州目前能由个人独立完成全部十六道工序的家族仅剩二三家,80后一代的手艺人更是屈指可数,邓启荣和唐志茹都属于钉金绣裙褂真正的第三代传人。

  不同家族之间的钉金绣技艺手法也存在细微区别。“裙褂制作涉及到5个领域,服装设计、刺绣工艺、美术工艺、广府婚庆文化和人体美学,五个方面组合起来才是真真正正的裙褂,从小都是围绕五个领域来学。”邓启荣认为,手工制作的精髓在于一针一线之间都带着家族与个人的性情。

  画图的角度,出的纸样乃至刺绣环节,每个师傅的手法、习惯都不尽相同,“他的图线条就会粗犷一些,我的线条则更细腻一些。我会喜欢把凤画得跳舞,他就觉得龙凤分布要对称。”唐志茹说。从制作者提供的刺绣对比看来,出自唐家的裙褂整体更闪亮,“我家主要用单线绣,突出金线、银线的闪闪发光,邓家在颜色上更丰富,他们是用双线捆扎的方式来绣,能呈现出更五彩的色泽,但金色和银色的呈现会稍弱。”唐志茹说。

广府裙褂 绣出绝美嫁衣

  店主唐志茹正在绘制她的刺绣手稿图。

  设计一块也体现出两个家族不同的理念,邓启荣拿出一件裙褂的印刷稿讲解,“衣摆部分唐家会偏好用方角,做传统版型,我会想选用水波衣摆。”又比如衣服的胸褶部分,多加一个胸褶能把肚子部分修饰得更好看。但从传统角度看,多一个褶子就多一道缝隙,在婚嫁中是不吉利的,车缝也难度更大。

  十六道工序的背后

相关信息: